TC4钛合金材料的性能与用途
2021年4月12日
钛及钛合金棒材
2021年4月15日

2021年钛材行业需求现状——中高端需求驱动行业增长

钛材即钛加工材,连接产业上游资源以及下游应用的产业链中游。海绵钛经熔炼形成钛铸锭,再经锻造、轧制、挤压等塑性加工方法将铸锭加工成材。

按形态分,钛材包括棒材、丝材、管材、板材等;而根据是否涉及军工,钛材可分为军用钛材和民用钛材。

高端钛材品质量要求苛刻,壁垒较高

钛材加工难度较高,包括多个环节,涉足材料、装备、工艺控制等多个因素,具有较高技术、资金、装备等壁垒。其中用于航空航天、兵器等的高端钛材,对产品质量要求非常苛刻,在钛材“高均匀性、高纯净性、高稳定性”方面提出更高的要求, 因此要求厂商配备高精度装备,具备钛合金材料设计能力、精细化生产工艺控制、工艺和设备匹配性,完善的质量控制体系等综合能力。

鼓励发展高端产品,军品实施行政许可制度

钛材属于新材料的范围,国家新材料重要政策和钛材也有一定关系。总体上,政策鼓励航空航天、海洋工程的高性能先进钛 材的发展,致力使我国成为钛材料的强国。对于军用钛材而言,由于军工行业的特殊性,需接受国防科工局监管,采用严格 的行政许可制度,承担涉密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任务的企事业单位,必须取得相应资质、许可。

化工是最大下游,航空航天占比不断提高

中国钛材的消费主要集中在化工、航空航天、电力三大领域,其中化工占比最大,但2010年以来份额有所下降,已由2010年的 53%下降为2018年的45%,2019年因化工PTA投资规模较大,化工领域占比回升到51%。而航空航天领域发展态势较好,在钛材的消费占比持续提升,由2010年的约10%提高到2020年的约26%。

中国是全球主要消费国,需求总体保持增长态势

钛下游领域较为广泛,需求和宏观经济以及航空工业的发展关联较大。在中国,伴随着2017年中国以及全球经济的复苏、中高端钛材需求增长以及行业去库存完成,2017年中国钛材销售量较大增长,达到5.5万吨,并于2019年进一步提高到6.9万吨(其中国内销量5.6万吨)。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主要 的钛消费国之一,在全球钛材消费占比约40%。

化工领域受益PTA投资潮,预计未来回归平稳

钛材在化工的应用包括氯碱、有机无机合成、化肥、塑料等。 近年来,随着民营大炼化的兴起,我国使用钛材PTA项目大量增加,促进化工领域钛材需求增长。

根据PTA项目投产计划,2020~2022年中国PTA处于建设高峰期,作为设备材料,钛材需求提前计划投产时间,因此,2019~2021年我国化工领域钛材需求仍相对旺盛。目前看来,到2022年末,化工钛材需求将转为相对平稳阶段。

国防费用持续增加,为军用钛材增长奠定基础

我国的钛材消费中,航空航天领域是持续增长的领域,2019年市场规模约1.3万吨,2010~2019年需求年复合增速高达15%。

航天航空包括军用和民用,其中军用受国防支出和政策影响较大。 根据我国于2019年7月发布的《新时代的中国国防》白皮书,中国将致力于国防现代化,实施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,加大老旧装备的淘汰,形成以高新技术装备的骨干的武器装备系统。从2020年市场需求反馈来看,2021年乃至近5年内我国国防支出将持续增加,且高技术装备备受关注,作为军用航空基础性材料钛材增长前景广阔。

新型战机列装,军用钛材需求较快增长

根据《World Air Force 2019》报告,我国战斗机组成中老旧型号战斗机占比较大,如歼-7、歼-8合计占比超过三分之一,而最新一 代的J-20数量仅有10架。未来以歼 16、轰 6K、运 20、直 20、歼 20为代表的、钛材使用比率大幅增加的新型军机将大量列装,我国军用飞机钛材有望保持较快增长。

国产大飞机助力,民用航空钛材步入黄金期

2008年5月,中国商用飞机有限公司 (“中国商飞”)成立,标志着中国民用飞机起步。经过多年的努力,目前支线飞机ARJ21已经投入航线运营,获 得订单520架,交付34架;大型民用客机C919累计获得订单815架,争取2021年向客户交付首架飞机;同时远程宽体客机CR929项目也已启动。预计未来随着更多国产大飞机交付,我国民用客机将在全球航空市场占据一席之地,我国民用航空钛材也将迎来黄金期。

中国钛材结构性过剩,高端产品相对不足

中国是钛材的生产大国,根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钛锆铪分会的预计,2019年全球钛材产量超15万吨,可以估算中国约占全 球钛材产量的50%。总体而言,中国钛材产量和消费变化趋势基本相同,2013年钛材产量下降,2017年恢复增长,2019年达到7.5万吨。产品结构上,我国钛材以板材为主,2019年板材约占我国钛材产量的52%,其次是棒材(18%),管材位列第三 (14%),其他形态的钛材则较少。

尽管近年来有所改善,但中国钛行业仍存在化工、冶金等中低端产能过剩,而航空、医疗等高端产品产能相对不足的矛盾,总体上呈现出结构性过剩的格局。以钛锭为例,2019年我国钛材密切相关的钛锭的产能超17.8万吨,而2019年钛锭产量约8.87万 吨,钛锭产能利用率不到50%。

集中度持续提升,规模和高端产品企业发展机遇大

中国钛材的进出口量也反映了我国钛行业的结构性过剩,2019年我国出口钛材约2.1万吨,但同时进口8000多吨钛材,航空航天等高端领域用钛合金板材、棒材、丝材的进口需求依然较大。国内高端钛材在应力设计、安全系数选取、合金系及性能研究 ( 腐蚀、抗爆冲击、断裂、疲劳) 、加工工艺、焊接工艺等方面存在较大差距。

另一方面,随着行业发展,我国钛生产集中度逐步提升,按销量计,2019年前十大钛生产企业的市占率提升到79%水平。我们判断,未来钛材行业集中度仍将继续提升,具有规模优势的钛材龙头企业以及具有技术优势,以高端产品为主的钛生产企业将 在市场竞争中获得更大的发展。、

普森股份专注于高端钛材料的研发与生产,依托宝钛集团和西部材料等行业龙头企业,将逐步发力高端产品技术研发和应用开发。